作业的另一种“玩法”

——汉阴县涧池镇东岳小学分层作业模式探询

作者:记者 张婧 通讯员 冯友松 钟声 来源:安康日报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9日 点击数:

作业,是学生、家长、老师都绕不过去的一件事儿,可以说,在学校生活中,作业是个“硬通货”,也难怪课后辅导班演变成作业辅导班,各种作业APP遍地开花。但如今,我们听到“作业”这个词,常常会产生负面联想,比如学生作业负担重,比如家庭作业变成家长作业,一点点与作业有关的风吹草动都牵动着学生和家长的神经。

然而,在汉阴县涧池镇东岳小学,学生作业则是另一种模样。2017年春天,这所村级完小开始实施分层作业,从试点开始到全校推广,现在,这里的孩子们已经习惯了根据自己的学习情况选择作业,也有越来越多的孩子在写作业中收获成就感和快乐。

“可爱”的作业从分层开始

东岳小学的改变是从困惑中开始的。2014年,杨宗军从漩涡镇来到东岳小学担任校长,他发现,虽然学校位于川道,设施齐全,周边社区经济基础也不错,但是孩子们的精神面貌却不太好,“缺少这个年龄的孩子那种阳光的感觉”。学校坚持抓养成教育,开展了很多活动,让更多孩子有了展示自我的舞台,增强了自信心,但不少孩子一回到课堂上就又“蔫儿”了。即使老师下了很大功夫抓教学,孩子们的学习兴趣还是不够高,特别是学困生,在课堂上收获不到成就感,存在畏难、厌学的情绪。

既然常规“战术”的效果都不理想,那么就只能另选重点来突破。这一次,在汉阴县教体局和教研室的建议下,东岳小学把视线转向了学生作业。

作业是巩固知识的有效手段,老师也能从作业情况中判断自己的教学效果,为下一步教学确定方向。但不得不承认,不是每个孩子都能和作业“和睦相处”,一旦产生“裂缝”,带来的自信心缺乏、学习兴趣不足等问题就需要学生和老师共同承担。

“每个班都有那么几个‘老大难’,像我现在的班有59个孩子,其中有10个左右的学生需要特别‘关照’。作业完不成,我就要想各种办法让他们写,有时候开小灶、补课,有时候叫到办公室谈心,还有的时候请家长。处理这几个孩子的作业所需要的时间几乎占到处理全班作业的一半。”东岳小学语文老师俞小康说。

从2017年春季学期开始,俞小康作为语文科目的代表,在自己的班里开始试点分层作业。加上另外两个班作为数学和英语的试点,一共有三位老师作为先锋投入到了这次作业改革的探索中。

“学生群体中事实存在的梯队差异、厌学现象促使我们努力探索一个能面对不同层次的学生、提高其学习兴趣、提升整体教学质量的教学策略。”俞小康在“分层作业实践”活动报告中写下这样的语言用来描述分层作业的初衷。

头一次接触分层作业,在汉阴县教研室的指导下,三位老师上网查资料,研究案例,还在班里进行了问卷调查,了解学生的真实想法。调查结果显示,四年级93.6%的孩子无法完成作业的原因是“有的题目不会做”。

老师们意识到,现有的统一作业并不适合每一个学生,“一刀切”的任务让有的学生“吃不好”,让有的学生“吃不了”,学生从作业中难以获得成就感,也就难以提升学习的兴趣。特别是学困生,常常陷入“写不完作业——被老师重点盯防——感受到挫折——无力完成作业”的恶性循环中。

“那就布置跟学生的能力水平相当的作业。比如我的语文课,大体上分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与态度价值观这三个层次,最开始根据学生的能力把全班分成ABC三个组别,给他们布置相应的作业。”俞小康说,“有的只完成基础题,有的回答课后问题,还有的写小练笔。”情况很快有了改善,学生作业量减小,拖欠作业的少了,书写质量也提高了。”

然而,几位参与试点老师很快发现,这样的方法是有缺陷的:层次过于分明,没有留下空间供学生发挥主观能动性,学生很容易陷入被动,只完成某一部分作业也容易造成学生能力发展不均衡。于是,经过反复研讨、调整、实践,在2017年暑假,“分层作业实践”活动小组讨论出了一个全新的方案,并从2017年秋季学期开始就在全校推行。

分层作业的“反作用力”

新方案被简称为“三步三环”,即学生分层,根据学生的学识水平赋予星星、月亮、太阳三个级别,教师引导学生根据自己的学识水平和内心需求自主选择自己的级别;作业分层,根据教学目标,设计层层递进的作业;评价分层,把课堂教学、课外作业和终结性评价相结合,构建“生生互评”“师生互评”以及用圈、点、画和激励语的作业评价方式。

与常规的作业流程相比,这样做是否过于复杂?老师的工作负担会加重吗?

面对记者的疑问,从最初就参与试点的数学老师邹同珍说:“的确,一开始要花很多时间用来设计作业,因为我必须要让作业尽量更科学、更合理,保证能够满足不同学生的要求。”

2017年12月,教育部印发《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在“实施以学生发展为根本的教学”一栏中就提到了“可根据学生掌握情况布置分层作业”。分层作业可以看成分层教学的一部分,上海、武汉等地有部分学校推行实施。由于每个地区每个学校的孩子有不同的特点,以尊重差异为基础的分层作业难以形成一套普遍可用的作业库或者范本。

这恰恰对老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分层作业必然伴随着分层教学,这既要求老师在备课时钻研课标,在课堂上针对不同学生提出不同的问题,也要求老师引导不同层次的学生在掌握基本知识的基础上,选择跳一跳就能摘到的那个“桃子”。

安康市教研室吴万强老师也告诉记者,既然作业分层,那么课堂教学就要有区分,事前对教案的设计也要分层,作业的设计也应该更加精细,这也在倒逼教师转变工作方法。

像吴万强所说的那样,东岳小学的老师们在分层教学的过程中也在慢慢发生改变。

“老师们以前重在钻研教材,提升教学水平,而忽略了对学生的研究,而分层作业就对老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们既要把作业设计好,还要花时间了解每一个学生,这样才能在学生自主选择作业的过程中去引导他们。”涧池镇中心小学校长刘康安看来,这是分层作业实施后,老师们需要努力的地方,而一旦开始推行,由于每个孩子的作业量适当变少了,完成质量高了,老师不用“讨”作业了,其实是一件磨刀不误砍柴工的事儿。

让阳光照进每个角落

因材施教是孔子在《论语》中提出的观点,多少年来,这四个字被人们挂在嘴边,却难以付诸实践。东岳小学的分层作业目前依然处在“因材施教”的最初级阶段,在作业的个性化、生活化和社会化方面存在提升的空间。市教研室吴万强老师也建议,除了关注学习成绩,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更关注学生的状态、努力程度和积极性,在评价的时候要考虑到学生的潜质,既要定量,也要定性,既要看结果,也要看过程。

从结果来看,东岳小学的分层作业的确起到了激发学生学习兴趣、提高教育质量的目的。据五年级班主任李家顺介绍,经过一个多学期的实践,班里星星组的人数已经从22人下降到了18人,月亮和太阳组的人数分别增加了3人、1人,班级的整体情况是进步的。

出现这样的结果在于评价机制起到了关键作用。“评价的目的是激励,比如以前某个孩子写字不好,我就会说,‘希望你下次把字写好’,但现在就会写,‘老师看到你书写质量一天一天提高,真为你感到骄傲’。比如成绩优秀的学生,以前就简单打个100分,但现在会写上,‘老师看到你完成这样高质量的作业,真为你自豪’。”俞小康说,评价伴随着奖励,每周班级汇总一次,有时候发奖状,有时候发一点小礼物,每个月还会在全校进行一次颁奖。在分层作业实施过程中,几乎每个人都能领到能力范围内的任务,如果完成得好或者超额完成,无论是哪个组别的孩子,都可以得到奖励。

对于东岳小学这样的农村学校来说,分层作业实施过程中产生的影响也许有着更重要的意义。农村学校留守儿童居多,有一部分孩子面临着性格孤僻、自信心不足等问题,再加上监护人辅导家庭作业的能力参差不齐,这就导致很多学生一碰到不会写的作业就毫无办法。

刘佳琪(化名)是一个建档立卡贫困家庭的孩子,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以前总有不会的题目,6道题里面就有3、4道不会,不会写就不交作业。”他说,“但是我这学期很多作业都会了,还得了两张奖状,我自己也没想到能进步,但是就不知不觉间就觉得题目简单了。”他的老师邹同珍告诉记者,这学期,刘佳琪完成作业的积极性变高了,期中考试之后,语文和数学都从星星组上升到了月亮组。

刘佳琪不是特例。在采访中,几乎每个老师都能举出几个在正向激励中发生变化的孩子。有的孩子从不愿学习到主动学习,有的孩子从学困生变成中等生,有的孩子因为学习进步,在班里的人际关系也得到了改善。

正如刘康安所说的那样,在教育精准扶贫的过程中,学校最大的任务就是把学生教好,落实县教体局提出的“一户一卡、一生一策、一师一帮”的“三个一”教育帮扶工作机制,对建档立卡学生和特殊群体在“学习上优先辅导、生活上优先照顾、活动上优先安排、资助上优先保障,让他们健康、阳光、积极向上地成长,这也正是分层作业的意义。

 

 

“让孩子‘吃饱吃好’,还能有点儿小追求”

——专访安康学院教育学院小学教育系主任王贞惠

记者 张婧

记者:汉阴县东岳小学的探索是从作业出发的,作业师生都绕不开的,请问我们应该怎么看待作业?

王贞惠:我国的教育学家朱仲敏有这样的观点:“家庭作业的设计主体是教师,学生是实际的承担者,家庭作业的地点主要是在课堂以外,更多的是在家中,是课堂教学的一种延伸。”

学生完成家庭作业,可以及时强化所学的知识,了解自己的学习情况。培养学生每天认真完成家庭作业的习惯,就是培养学生积极的学习态度、独立学习的能力和习惯。一些创造性的家庭作业还可以发展学生的智力和创造力。教师每天给学生布置家庭作业,巩固当天的教学内容之余,还可以透过家庭作业反馈教学情况,对调整教学方式、教学内容和教学手段起到重要的作用。

记者:您怎么评价东岳小学正在推行的分层作业?

王贞惠:首先,这是值得肯定的,因为他们这样做的核心在于不让任何一个孩子掉队,关注每个学生的全面发展。

哈佛大学的著名教育心理学家霍华德·加德纳提出过一个“多元智能理论”,就是说人的智能分为相对独立的不同种类,比如我们熟悉的有语言智能、数理逻辑智能、空间、身体运动、人际交往等等,每一个人也是不同的,一个小朋友可能语文比较好,数学比较差,了解了这一点之后,我们允许孩子在不同学科存在差异,这是客观存在的。我想分层作业就是基于这一点,那就是允许孩子不同。

同时,以作业的反馈机制为例,体现了美国心理学家和行为科学家斯金纳的强化学习理论。强化是学习中不可少的阶段,表扬和奖励是正强化,批评和告诫是负强化,但是我们的小学老师常常忽视,老师只在作业上写一个“阅”,并不指出好在哪里,差在哪里,那么久而久之孩子会觉得我怎么交不交作业,或者做得好不好都无所谓。

而且我注意到这个学校的老师能够以作业为出发点进行教研,这也是值得提倡的,因为“教然后知不足,学然后知困”。以学校问题为本进行研究,最终一定会使问题得到解决。

记者:您对他们目前的做法还有什么建议吗?

王贞惠:这是一所小学,作业可以有更丰富的形式,特别是结合校本文化、地方文化的作业。我曾经到一所小学参观,他们让孩子到田野里去种白菜、收白菜,一个学期完了可以制作成干菜、酱菜。我想我们的作业也应该不拘泥于书面作业,还应该多一些实践的内容。

第二,就是要注意最近发展区的问题。孩子现在的水平和通过学习可能达到的水平这个中间的区域就是最近发展区,老师在布置作业的时候,要考虑学生努力一下可以达到的目标,留出一个最近发展区,因为分层的目标就是让孩子能“吃饱吃好”,还能有点小追求。

记者:有的老师认为这样的分层作业比较适合在人数少的班级推行,如果想要在学生多的班级分层,应该怎么办?

王贞惠:如果一个班级人比较多,那么建议增强学生的自主管理能力,弱化学生分层,强化作业内容的分层,让学生自主选择作业。老师要尊重学生的选择,也要在这中间要起到调节的作用。如果希望学生在最近发展区挑选作业,那就要在班里营造一种奖励努力学习的氛围。对有的孩子可以私下建议、鼓励,孩子感受到了关注,就会起到正向作用,但是不能强迫。另外,人多就更应该“讲优”,告诉学生什么样的作业才是优秀的。

记者:把孩子分成不同的组别来进行管理和教学,会不会造成孩子的心理压力?

王贞惠:针对这个问题,我想给个建议,希望可以更注重在班里构建学习共同体,关注每个小组的整体状态,指导学习组形成自治模式。比如有个同学在很多方面都很优秀,那么就会成为组内核心人物,这个力量是老师应该关注的,他会带领组里其他孩子慢慢提高。老师当然需要了解学生,大约知道每个孩子的水平,但是层次最好是存在老师的心里,到后期可以不再把自己的层次写在作业本上,因为有的学生会觉得有压力,有的学生又会骄傲。

记者:老师们都反应,这项工作对老师的要求很高,农村学校的老师在提高自身素养方面有没有什么好办法?

王贞惠:老师应该组成共同体,经常交流切磋。老师也要不断学习,如果没有走出去的机会,就借助网络,我推荐华文慕课平台和网易公开课,这两个平台我自己也经常用,能够从中得到启发。当然,学校也要多帮助老师,提供资源和支持,引导老师学习和思考。我们安康学院的小学教育专业,现在也是校级一流专业,也可以建立合作的渠道,我个人也十分愿意跟东岳小学的老师交流,服务地方小学。

对于分层作业这一个仍处在探索中的教学策略,专业人士是如何看待的?本报记者专访了安康学院教育学院小学教育系主任王贞惠。在访谈中,王贞惠提到的“最近发展区”问题与小组自治模式,给分层作业提出了专业的意见。同时,她也说,正如东岳小学正在进行的分层作业实践,其他小学也应该自己找途径找路子,把学校办得更好。并不是要把每一个学校都办成大规模的学校,乡村学校可以办得小而美,有自己的特色,让老师和学生觉得很美好。

【字体: 】【打印文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